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活动信息: 培训基地公告(四)   星耀中华--爱心书画家正在创作之   严正声明   第九届国际青少年书画大赛获奖名   2013年度中国青少年优秀书画作品  
  当前位置:国家美术网 >> 书林片叶 >> 砚边絮语 >> 正文
诗书满腹笔如风——天遗老人及其书法
更新时间:2013年01月23日    来源:中国国家艺术网

常州虞逸夫先生,别号天遗老人,又号万有楼主,今年已是九十五岁高龄,我比他小九岁,他是我的前辈。我们虽然隔着一个县,但实际是同乡,从我县无锡到常州,以往步行也只需两三小时。可惜虞老早早就离开家乡,何况我还比他小9岁,所以虽是同乡,却直到老年才欢然相识。
    虽然我们很晚才相识,但在早年却有两件事是有点间接关系的。一是常州有位名士叫钱名山,诗文书画名动当时。抗战开始我失学在家种地,却酷嗜诗词,久闻名山先生大名,屡欲去常州拜见他,但当时我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农家孩子,那敢贸然去拜见当世名士!但虞老却得天独厚,于青年时即受名山先生之教,授以诗法和书法,而且称赞他:“下笔如倒三峡,真名世之杰,诗有干莫气,将来主持阳湖(常州古称)风雅,我不及见矣!”名山先生不仅是位大诗人,而且是位狂士,从不轻易许人,但对年轻时的虞老,即作如此推重,可见青年的虞老,已显露出他的不世之才。我到后来,才获见名山先生的诗卷及书法,确可称是无双国士,可惜我已不及见其本人了。
    第二件事是抗战胜利后我在无锡国专读书,当时马一浮、熊十力先生在杭州创办《学原》杂志,讲唯识之学。我于马、熊二老极为倾倒,《学原》杂志我每期都读,共出十期,我至今尚全。当然极想去杭州拜见二老,尤其是见到马老的书法,更想去拜见。但我当时是一个穷学生,无力远行,只好作罢。而虞老却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即能日从其游者达数年之久,且尚未识面就得马老的佳评,称虞老“论诗甚有见地,虽未识面,如接清辉”。“见示尊稿,蔚然成家,但有赞叹,岂可妄加评骘。”可见虞老无论是青年或是壮年,都得到当代第一流名家的赏识,则可见其人确是荆山之璧,不待剖而已见其温润宝光矣!
    在我与虞老近十年的交往中,我当然知道他是一位全能的书法大家,尤其是他镕汉隶、章草和魏晋简牍于一体的行草,既古拙而又儒雅,既凝重而又洒脱,实开行草的新面。但是在我的总体感受中,我总觉得他第一是一位大诗人、文章家、大学者,而不是单纯的书法家。为什么构成我的这一印象的呢?因为数年前,我画了一幅近20米的山水长卷,我将长卷的复印件寄他,求他赐题,不料他竟寄来一首将近30韵的长诗,这首诗,气势磅礴,奔腾澎湃,构思玄妙,诗句流畅多姿,而波澜层出,令人百读不厌。这首诗的书法,就如前面所说的既典雅而又洒脱,既飘逸而又凝重,我的卷子连同虞老的长诗寄到上海博物馆去装裱时,装裱国手孙坚先生来电话说,这个卷子画好跋更好,他说他展卷一看,疑是一卷元明的古画古题,他说已经几十年没有裱到这样的卷子了。末了他又再三讲,这个卷子的诗跋实在太精妙了,可说是诗书两绝。之后我又得到虞老的一封长信,是用四尺对开的宣纸写的,除信以外还附三首诗,祝我80岁的生日,又是一件诗、书、尺牍三绝的极品,去年八月,我在病中想念他,写了两首律诗,诗云:

            寄怀长沙天遗老人
    望断长天一纸书,故人消息近何如。
    草书长想僧怀素,新句还思老杜居。
    岳麓山前叶黄否,洞庭湖上浪高无。
    何时共挈耒阳酒,同醉汨罗酹大夫。
            再怀天遗翁
    茫茫尘世几知音。尚有天南老逸襟。
    闭目尽知三代事,开门不识歧路深。
    身縻缧绁三十载,心在昆仑最上岑。
    练得冰天傲骨在,挥毫犹挟搏风临。
    此诗写好后,我因病不能书写,只存了一个打字稿,也没有寄出,直到今年前些时候,长沙有人来,才托他带去。谁知老人收到此诗后,立即寄来和诗并信,诗云:
            宽堂兄见怀七律二首               
    满园芳草一房书。博综多能愧不如。
    白玉堂中尊大老,黄金台畔卜新居。
    楼名万有吾何有,道本虚无佛亦无。
    安得相携归陇亩,细分五谷问田夫。
               
    病起初闻金玉音。天风送月一披襟。
    独扬古路逢人少,乐得新知惠我深。
    为写林泉明素志,每思诗酒会高岑。
    枫丹桔绿清湘岸,秋色正佳肯一临。
                逸夫初稿 时年九五 戊子年七月初三日
    宽堂兄道右:惠诗大妙,气盛言宜,余韵悠悠,令人味之不尽。

奖饰过情,愧不敢当,谨酬二律,聊答雅贶,幸勿见哂!今国运当昌,而海内耆硕无多,继往开来,任重道远,责在兄辈,千万珍爱,长乐永康!
     逸夫顿首   嫂夫人均此问好
    这封信及诗是用硬笔书写的,但其风致一如毛笔所写,足见虞老用笔如神,新旧兼通。
    不久前虞老来电说他即去南岳避暑,我仍卧病,不堪行走,我又写了怀念他的四首绝句,诗云:
              长沙怀天遗老人
                  一
    万里情深似一家,移居悔不到长沙。
    应共岳麓山灵语,莫负天翁笔放花。
                  二
    孤碑岳麓已成仙,北海清冷待后贤。
    尚阙名山峻天赋,闲居王粲三十年。
                  三
    昔年曾上岳阳楼。万顷苍波碧玉流。
    最是朦胧湘女髻,银山堆里觅浮鸥。
                  四
    回雁峰头一老翁。诗书满腹笔如风。
    霜髯布履干山过,竹杖啸吟响万峰。
    这几首诗写就,恰好长沙有人来,即请带去。前两天,我接到虞老电话,说他已上了南岳在那里休养,离开长沙时,已收到我带去的诗,非常高兴。他的和诗也已写好,要等他南岳回来,才能寄来。九五老人,诗思如此敏捷,实在令人钦敬!由于此,所以我必须说明,虞老第一是一位大诗人、大学者,而不是单一的书法家。
    从历史来看,古代的不少大诗人,也是大书家。远的不说,就是唐代的李白,他的《上阳台》法书,多么神妙;杜牧的《张好好诗》也是一件诗人的名迹;尤其是苏轼的《黄州寒食诗》、《挑耳贴》、《天际乌云贴》、《人来得书贴》等等,无一件不是书家的无上妙品;而江西诗派的开山鼻祖黄庭坚,既是大诗人,又是宋代的第二大书家。其实东晋的王羲之,何尝不是一位诗人、文章家。所以从传统来看,我国书史上文人而兼精书法的实在是居多数,可说是传统正脉。当然历史上也有专门以书写为业的,也有极好的书法流传后世,这就是战国以来那些简牍帛书的书家,还有那些汉碑的书家,专门从事写经的书家等等。他们大都不署姓名,以书写为业,其中也不乏高手。但他们不是诗人、学问家,而是书吏。如单从书法论,他们也留下了一批书法的精品,我们也不能轻视它,可以说这是另一个传统。作书法史者,自不当置此不论。但书法史上长期流传的,都是文人书家为多,所以我在谈虞老的书法前,必需先谈他的诗、他的文章学问,因为他是文人书家传统的最好的传承者。
    说到虞老的书法,虞老得天独厚,他很早就得到大诗家、大名士、大书法家钱名山(振锽)先生的指授。名山先生的书法,我见到很多,现在我还藏有一卷他的诗卷,是他赠一位京剧艺人的一组诗,可以说诗书俱是绝品。虞老从年轻时期起,在名师的指点下,他的识见悟性又高,他在童蒙时即不喜馆阁体,而且自觉地究心于书法的源流,所以他从甲骨、钟鼎、古籀到汉隶行草,无不攻习。我瞻仰他的书法,感到他的金文、篆隶的功力极深,尤其是他的行草,结合近世出土的魏晋简牍、帛书,镕入他的行书,使人感到古朴与流丽并存,开一代行草的新貌。特别是他的金文篆书和汉隶,一反近世吴昌硕、何绍基以来的书风,力求金文汉隶的历史韵味,忠实于金文汉隶的真面目、真精神,而无一笔故作倚侧,故求姿势,使人感到堂堂之阵,正正之旗,无丝毫假借。读虞老的金文汉隶,自然会觉得如见古人。我昔年在山西离石,见到一批刚出土的尚未刻完的汉代画像石,其中有一块正中间有一行墨书的隶书,因为刚出土,石头还有点潮湿,所以看这一行隶书,真好像刚刚写完,墨犹未干,而神采奕奕,格外有神。我又在吐鲁番看过一批朱书和墨书的北魏书风的墓志铭,是写在砖上的,所以无论是朱是墨,都被深深吸入砖内,极具神采。可见古人的原迹,都极自然洒脱,都极富神韵,如今看虞老的汉隶和金文,又使我产生了如对古人的感觉。
    吴昌硕和何绍基,都是近代大家,功力都很深厚,我并无半点不敬之意,不过他们的篆隶,都极富自己的个性,特别是吴昌硕的篆书,颇多倚侧,有失古意。若纯从书法来说,自是独创,未可厚非。但就我个人的欣赏角度来说,我觉得虞老的篆书隶书,依然古人风度,特别是那件临“五凤”刻石,渊雅浑厚,令人久看不厌。此石现存曲阜孔庙东庑,我曾多次专为看此件刻石而去曲阜孔庙,在孔庙东庑还看到了《孔宙碑》等原石,同时还多次去邹县孟庙看《莱子侯刻石》。但《莱子侯刻石》后来原件不陈列了,幸亏我多次看到原石,还拍有照片,所以对《莱子侯刻石》的神彩,印象特别深刻。总之,虞老的汉隶,直逼汉人神髓,他所作的隶书,皆存古意。他所书的“海内皆臣,岁登成熟,道毋(无)饥人”汉砖篆文,有跋云:“秦篆乃书同文之楷式,不容任意改动。故不若汉篆之穷极变化,较多情致也。”虞老的意思是说汉初的篆书还是秦篆,故“海内皆臣”砖文篆书,实际还是秦篆,不若后来的汉篆富于变化。这是从书法的历史变化来讲的,讲得极为深刻,所以他所书的“海内皆臣”砖文,仍存秦篆古意。特别是虞老所书金文,他90岁时所写的《虢季子白盘铭》,还有用金文所书的《礼运》篇,皆古雅可喜,不失原作的历史气息和韵味。尤其是用金文写《礼运》篇,这纯是创作,不是临摹,这比临摹还要难多少倍。但读虞老的这件书法,真是古而又新,雅而又韵,为以往书金文者所少见。
    至于虞老的行草,因为他篆隶的功力深,又有章草的基础,然后镕入新出土的帛书、简牍,使他的行草,真正是与古为新,既是行草,而又带有章草和隶意,所以他的行笔,潇洒与古雅并存,流畅与凝重兼有,为以往行草所未有。所以如单从这一点来说,他又是一位精研书法流变,刻苦临习书法各体,并且精于书法各体的书法家。如果专从书法一面来说,他比单一的专业书法的书法家还要专一。然而他又并非单事书法,恰好相反,他还首先是一位诗人、学者、学问家。他是集两方面的专精于一身的专家,不是只专其一的专家,这样的专家,求之当世,实在是太难了。也可以说,他正是书家的楷模。
    他现在正在南岳祝融峰下,我即将送他的一首新诗作为本文的结尾。
            寄怀南岳天遗老人
    九五高龄到祝融。南天迎得老诗翁。
    群山应向髯仙拜,巨笔遍题七二峰。

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夜十二时

于京东石破天惊山馆,时年八十又六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广告刊登合作伙伴免责声明友情链接站点地图帮助HELP
版权所有 北京归根苑国际文化发展中心(普通合伙)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服务热线:010-51906629
Copyright · 2005-2007 www.gjmsw.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7028452号

友情链接
  • 老虎机上分器
  • 游戏机上分器
  • 老虎机
  • 老虎机破解器
  • 解码器
  • 汽车干扰器
  • 地磅遥控器
  • 老虎机遥控器
  • 老虎机定位器
  • 老虎机上分器
  • 老虎机遥控器
  • 老虎机遥控器
  • 老虎机定位器
  • 老虎机遥控器
  • 老虎机遥控器
  • 老虎机遥控器